如果认识一个还不错的医生的话

还是可以在宫斗剧中活过两集的

——花满楼:)

26)以前在急诊值班,拉来一个喝多的,患者50多岁男性,满身酒味,来时候意识不清,太忙了也没仔细查体给两支纳洛酮一瓶糖就去处理别的患者了,30分钟后护士去换药回来和我说:感觉这个人不象喝多!我犹豫了一下放下手边的活去仔细查体,右侧巴氏症阳性,赶紧送去做头CT,结果回来是脑出血,那一夜就再没敢睡觉(真怕啊,差点误诊),多亏护士的提醒!以后查体问病史再也不敢大意了!

27)曾经一次值班时急诊送来一个病人,既往有“支气管哮喘”病史数十年,此次因“喘息一天”直接由家人送住院,听诊两肺满布哮鸣音,呼吸音基本对称。按哮喘处理效果差,仍喘息不停,后经主任提醒是否为“气胸‘”,急拍床旁胸片证实为“右下肺局限性气胸”,经胸腔闭式引流后很快好转。对于有哮喘或慢支肺气肿的病人一定要警惕气胸的可能,尤其是局限性气胸,体检大多没有气胸的典型表现。

28)曾经见到一个病例:女,28岁,以“发热咳嗽七天,皮疹两天”为主述入院。查体:咽充血,肺部未闻及湿罗音。其家人怀疑是不是麻疹,但管床医生说大人哪有出麻疹的,未重视,治疗两天无效,并出现腹泻,请感染科会诊考虑为麻疹,专科治疗后痊愈出院。有些疾病表现不是非常典型,不能靠经验。29)我在外科实习的时候,有一BPH(良性前列腺增生肥大)的七十岁男性病人入院,当时病人只叫尿急,后来就开始昏睡,半边肢体抽搐,马上就进入昏迷状态呼之不应,此病人有高血压病史.当时我还以为是脑卒中了,我们上级医生过来一问,有糖尿病史,后来一查:糖尿病酮症酸中毒,立马降糖补液治疗,后来主任说明明有烂苹果味道嘛,一语惊醒梦中人!!30)曾收治一糖尿病合并尿路感染的女性患者,七十多岁,入院时畏寒高热,尿频,尿急,尿痛症状很明显。血糖高。当时予氧氟沙星等抗感染,以及格列齐特降血糖对症处理。两天后病人热退,但出现烦躁,精神异常,随地大小便。而且不肯输液。当时考虑奎诺酮抗生素的副反应,停用抗生素。但无好转。考虑精神病,建议家属办理出院到精神病院治疗。出院前与主任说了一声。主任说给他查一下血糖吧,可能低血糖。一查吓一跳,血糖1.1mmol/L,强制性静注高糖后,病人逐渐好转。现在想想还是后怕啊。如果当时办出院了怎么办?!31)在实习的时候,有一次跟一位普外科副主任医师出门诊,那天上午快要下班时来了一位中年妇女,说右侧乳房下面"发炎"了,还反复发烧了2天,医院吃了消炎药没有好转,那位带教老师看了一下,发现乳房下缘褶皱处一个小丘疹及针头样大小的破溃口黑点而已,无明显疼痛,乳房没有包块,周围没有溃疡红肿等表现,就随便开了一些消炎药便准备放她走了,我想了一下,患者那么一个小丘疹所致的炎症也不至于引起反复的发热吧,会不会有传染病?记得以前老师给我们上传染病学时曾经说过"对于不明原因的发热要想到传染病的可能",于是我仔细问了那人的职业说是附近公园的园林维护工,最近常于草丛中从事劳动,发热较厉害达39度左右,我顺便查了一下右侧腋窝淋巴结发现其肿大,便怀疑恙虫病,予查外斐反应居然是阳性并赶紧收住院了,那位带教也不得不佩服我们这些刚学完传染病学没有多久的准医生.如果随便把她放走不知到会是什么后果!32)我曾遇到一个病例:是一个女大学生20多岁,因咳嗽、痰中带血丝,医院拍片怀疑“肺癌”,遂转诊到我院,一看片子示右肺门增大,边缘有毛刺,很典型的中央型肺癌的影像学表现,立即做肺CT:右肺门处团块状影,密度不均,边缘有毛刺,并有气道狭窄变形的表现,当时初步诊断为肺癌?,大家都为之婉惜,在抗炎治疗的同时,做了支气管镜欲取病理以证实,但是气管镜下完全正常,又过了几天,主治医师还是不死心,觉得那个镜检的是个年轻的大夫,他还想找个气管镜高手再做一次,这时一个老教授说,“虽然影像学极像肺癌,但是毕竟是年轻患者,已经抗炎治疗这些天了,别总一个思路了,先做个胸透再说吧”,就领着患者做了胸透,一看右肺门的阴影已经基本上完全吸收,又作了个CT一看明显的右肺门处还有些炎症,但与上一次CT相比,已经明显吸收,其实做气管镜那时可能已经吸收很多了,所以位于大气道气管镜仍然发现不了。所以这次给我的体会就是:一定要克服思维定势,一定要综合分析,试想如果再作一个气管镜患者遭罪不说,还是不会有所发现的,我觉得作一个好医生,首先要有扎实的医学基本功,这样才能考虑周全,触类旁通,我们在作出诊断时,不能漫无目的的胡乱猜谜,医院开展的检查都给患者做了,那样即使诊断出来,你也不是个好医生,一定要有针对性开展辅助检查项目。其次,必须多在临床实践,增加临床经验,使理论和实践相结合,通过理论指导实践,通过实践验证理论,扩展理论。只有理论和实践都过硬,才能成为一个出色的医生。33)一位76岁的老爷爷因行走不稳多年就诊于我院神经科,给与相关治疗效果不满意。解释是:年纪大,脑动脉硬化,腔隙性脑梗塞。五年前因患肺感染住我科,无意中查甲功系列——甲减,经治疗很快好转。34)一位多年肺心病老患者,长期卧床吸氧在我科住院,平日病情相对平稳,突然一天主诉心慌气短胸闷,端坐呼吸,不能平卧,值班医生共做三次心电图均为窦性心动过速,心肌缺血,查心肌酶均正常,急查动脉血气,血氧分压较前所查明显降低为I型呼衰,先后多次给予西地兰及速尿静推并开大吸氧流量均无改善,值班医生怀疑有无肺栓塞请示上级医生做肺CT及肺灌注显像,上级医生指示,先查一下吸氧管有无漏气,经查吸氧管漏气的厉害,更换吸氧管后不一会患者明显好转.原来老人家大半天就一口氧气都没吸上.做医生一定要注意细节呀!

花满楼

赞赏

长按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北京哪里医院治疗白癜风好
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热心公益



本文编辑:佚名
转载请注明出处:网站地址  http://www.bqlpm.com/kcyzl/9744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当前时间: